最近遇到的事都不盡如意,我又開始找工作了,因為沒有賺錢的我居然有罪惡感,娘家爸爸也責怪我不該為了一個小孩放棄自己的工作。想一想,我是真的為了小孩犧牲蠻多的,包括原本想繼續升學的夢。但我一直不願用"犧牲"兩個字,因為相對來說太沉重,我只想用"我願意、我甘願"來取代犧牲。撇開工作地位與賺錢,我得到了與小孩相處的更多時間,可以親自教導他與陪他這一段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,很多人說我溺愛與寵愛小孩,但我卻不這麼認為,除了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,不該用自己的價值觀去批判別人如何帶小孩外,每個小孩本身的個性與天賦也不同,我們應該尊重孩子的個別性給予不同的對待與教導,而不是一視同仁。多年前我也犯了這樣的錯誤而使得一位好朋友與我漸行漸遠,我說的話我相信深深的傷害了她,而我想將話收回卻再也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全天下沒有一個母親會故意去做對小孩不利的事,當我們對這個母親的教養有異議時,是否需要更多的同理心去看待為何這位母親這麼做與其背後的意義?

    算一算離開護理臨床工作居然也有七年多了,難怪我丟的一些履歷都音訊渺茫,歲月可真是不饒人啊!開始有點擔心再過兩年工作會更難找,因為到時年紀又更大了,呵!呵!這可是不爭的事實,畢竟社會是現實的,不過在這當中也才能知道自己目前在市場上的身價,不是嗎?這是一個過程,我還是相信我可以找到不錯的工作,加油!by琦羅

創作者介紹
Amy

未識琦羅香

A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