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政院衛生署花蓮醫院 家醫科主任

台灣安寧照顧協會 理事 許禮安



五月十二日護士節又即將來臨,白衣天使所受的待遇卻依然被忽略,紀念節日恰好相距半年(十一月十二日醫師節)的醫師們已經走上街頭,而台灣遭受欺壓的基層護理人員,何時會像法國護理團體一樣,在示威請願時一致高呼的著名口號:「不是下女!不是修女!不是蠢女!」

我應該是極少數沒當過護士卻讀過「護理行政」的醫師,因為我關心同樣站在醫療最前線的護理天使與菩薩們。她們絕大多數在家裡可能是媽媽、姊妹或是女兒,卻在護理生涯中把熱誠的燭光提早燒盡,只因為受到護理長官、病人、家屬、醫師及其他行政人員等,缺乏人性化的對待!

我見過號稱「尊重生命」的佛教慈善醫院裡面,護理長暗地耍手段逼迫年資將滿十年的基層護理人員離職,只因為可能對長官的職位構成威脅。我也見過公立醫院因為護理人力不足,內科病房住了三十三位病人,卻只有一位護理人員上大夜班。我更見過號稱最人性化的基督教醫院,護理長因為排班偏私或疏忽,而忍心讓基層護理人員一整年都沒有長假可以回去遠在離島的故鄉。

這些基層護理人員,除了每天要忍氣吞聲的面對許多病人與家屬不合情理的要求之外,還要勉強去執行許多工作上不合人性的護理規範與管理規定,更要默默承受她們的護理主管與醫院行政人員或主管的欺壓。我已經見過太多優秀而熱誠助人的護理人員,因為這樣而退縮、而喪失熱誠、而從此轉業不願意再當護理人員、或甚至返回故鄉當乖女兒給爸媽養。

我在高雄出生,高雄醫學院畢業,少尉軍醫官退伍,來到花蓮服務將滿十二年。最近去理髮時聽到有人高聲批評醫院服務不佳,卻還要問我是哪裡人,我就老大不高興的回他一句:「我們外地人來到花蓮,服務花蓮的病人,卻還要被你們在地人嫌棄,到底是怎樣?!」我並不是狹隘的地域民族主義者,我只是有著最基本人性對受苦者的關心。

如果我們不趕快改善基層護理人員的待遇,如果病人與家屬都不曾反省是否給予護理人員人性化的對待,如果護理主管與行政人員都不肯檢討對待基層護理人員的方式,那麼總有一天,當你自己或親友生病,你就會親自承受苦果!就如我常在演講中提醒在座長官的話:「有一天當你躺在病床上,而照顧你的護士就是你曾經對待過的,那時就會知道你當時對她夠不夠好?有沒有人性!」

安值完急診週六夜班十二小時後,週日五一勞動節午後三點半有感而發

創作者介紹
Amy

未識琦羅香

A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